【叶蓝】神探叶不休 P6

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这次的事件圆满解决啦!谢谢收看。上一章请戳


http://fisherlu.lofter.com/post/211bba_ea1da3




叶修现在坐在饭桌边上,隔着一层透明的厚玻璃墙看蓝河在厨房里忙活。


应该是在热晚上做的夜宵。


要知道对叶修这样总在外面飘着不挨家的人,虽然不至于到饥一顿饱一顿的地步,可是回家能看着屋里亮着的灯,开门见到有人候着自己,再来一桌热乎乎的饭菜,这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蓝河带着厚厚的厨用手套端出来一个瓷罐,叶修就看着他用圆圆的汤勺盛出一碗粥。


叶修记得,蓝河是广州人,都说广州人很会煲粥,蓝河的手艺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蓝河把粥递向叶修:“我也就会煮点粥。”


叶修双手接过不太大的荷叶碗,碗有些烫,手贴上去的时候,会觉得很温暖,微微的,连眼睛都会有一点热。


叶修大勺往嘴里送,“不会,很好吃。你不吃?”


蓝河摇摇头,“等你的时候我也吃了点,现在不饿。”


叶修“哦”了一声,难得沉默了,几下把碗里的吃完。


“再来一碗。”


蓝河站起来把碗接过去再给他添上一碗。


叶修很喜欢看蓝河给他盛粥的样子,于是连吃了好几碗。


 


饭吃完就该说正事了。


听蓝河问“案子查得怎么样?”,叶修松了口气,庆幸蓝河没有问他晚上干嘛去了。


当时喻文州瞧见他,叶修就知道要遭,赶紧把蓝河支走,喻文州就带着人过来了。喻文州笑着把叶修介绍给了他的死对头,也就是H市最大的黑帮头子。接下来一晚上就是在针锋相对暗流汹涌的酒局中度过的。


给死对头介绍亲友,这不就跟说“看,这也是个靶子”一样么。这事儿搁个稍微明点事理的人都干不出来,更何况喻文州。


所以叶修趁着上厕所的功夫逮着喻文州,“就算我给少天支了招你不高兴,也不用这么打击报复我吧。”


喻文州只是笑:“我哪能报复你啊,叶前辈。”


叶修:“别跟我来这套。我来干嘛你肯定知道,这么一来我还怎么搞。”


喻文州:“我带你来会所这边,才是帮你吧?”


叶修“啧啧”两声,“就算不用你带,哥我也有的是办法进来。”


 


就这样,托喻文州的福,叶修可是享受了洗浴按摩一条龙服务,顺带好好地观摩了会所,只不过过程中难免有些香艳镜头。


所以他庆幸蓝河没问发生了什么。




蓝河:“有什么收获么?”


叶修:“被害人的死因已经基本清楚了,就剩一个疑点我还没搞明白。”


蓝河看着叶修,等他往下说。


叶修抽张面纸抹了抹嘴,“据我的调查,死者记性相当好,不管生客熟客,都能第一时间喊出来店里的客人的名字,记得他们的喜好,所以很受客人欢迎,在会所已经当上了按摩小姐里的领班。在XY会所,有种很森严的等级制度,像会所的一些地方,普通的小姐是不能进去的。而死者是领班,权限会比普通人高一些,而她就是因为去到了别人去不到的地方,才听到或者看到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蓝河皱眉,“灭口?”


叶修:“是的,死者生前的人际交往中捕捉不到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仇怨,再加上你打听到的流言,基本可以确定她是因为知道了上头的秘密而被灭口。”


叶修:“凶手用了一个很绕弯子的方式来杀她,这说明凶手并没有在发现死者知道秘密的第一时间就杀了她。这是为什么?”


蓝河想了想:“因为凶手一开始认为她不会说出去?”


叶修摇头,“既然凶手杀了她,就代表凶手根本就不会认为死者能守住秘密。之所以能容许死者多活一段时间,恐怕是因为凶手确信死者根本就不知道秘密是什么。”


蓝河糊涂了:“死者知道秘密,却不知道秘密是什么,这怎么可能?“


叶修不直接回答蓝河,反而抛出另一个问题,“你想想,有什么东西,即使拿到了,也不一定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蓝河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拍着桌子站起来,“是加密后的文字?“


叶修赞许地点点头,“差不多。死者看到的不是确切的东西,而是一种暗号。“


蓝河:“什么暗号?“


叶修没说话,而是举起双手,左手大拇指朝上,右手伸出四根手指。蓝河觉得这个手势很眼熟,很快就想起来,这是酒吧那些调酒师和服务生用的手势!


叶修:“在会所的人,还有他们老大手下的人都用这种手势。所以当时死者看到的,就是这些手势。虽然死者当时并不明白手势到底指代什么,可是死者的记性太好,凶手担心死者能破解手势的含义,于是最终还是杀了她。因为凶手知道死者并不了解手势的真正含义,所以也并不担心死者留下什么讯息,这就是为什么死者的房间并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蓝河后背发寒,“这记性好还给她带来不幸了……“


叶修吃饱了饭,吧嗒两下嘴觉得嘴里没味,摸兜掏出烟来点上,“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凶手不管怎样,最后肯定都会杀了她。接下来最关键的事情,就是破解手势的含义了。“


叶修从另一个兜里,摸出那张揉得有些皱的超市收银条,摊平了放在桌上,接着就陷入了沉默。而蓝河盯着这张白白的小纸条看了好半天,实在是想不出来这到底跟手势有什么关联。


收银条上有的地方被划了一条细细的横线,有的没有。买的东西都是些吃的喝的,日用品,文字里看不出有什么玄机。那么是数字么?数字跟手势有对应关系?比如小数点前面代表左手手势,小数点后面代表右手手势?


也不对啊……


蓝河正思考,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蓝河心想这天还没泛白给谁打电话,就听到叶修问:


“你好,对,我是叶修。我想问你,你姐姐在4月21号到被害这段期间有没有给你发过什么不正常的短信。比如跟前后交谈内容没有关联的,突然给你发的。算了,你把你姐姐那段时间给你发的所有短信都给我转发一遍。好,麻烦了。“


蓝河问,“你觉得死者会把信息告诉妹妹?“


叶修:“妹妹是她唯一的亲人和精神寄托,这种可能性很大。“


“嘀——“的一声长音,短信来了,紧接着就是不断重复的嘀嘀声争前恐后地覆盖前一条的声音。


叶修快速上下翻动,最终视线落在了其中一条上。


那是4月22日,案发前两天的凌晨一点钟发出的短信,内容是:


——你还记得我当时给你买的那本琪琪冒险奇遇记第二集么?


 


时间能对上,关键是,琪琪冒险奇遇记是个什么玩意?


叶修在脑子里搜索了好半天,手扶上了额头。他能记得这是本很老的童话绘本,但是内容他就不知道了。叶修的童年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与小人书,漫画一类的东西基本无缘。


蓝河问,“怎么了?找到有用的信息了么?“


叶修:“找是找到了,不过……“


蓝河从叶修手里接过手机,看了眼,“琪琪冒险奇遇记……这个我看过啊。“


叶修抬头:“你看过?!你对内容记得有多清楚?“


蓝河:“很早以前看过,不过我可以把每一页的内容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你。“


叶修:“你确信?“


蓝河:“我确信,因为,这套书还收在我的书架上。“


叶修一下子站起来,对准蓝河的脸颊就是一口,亲完就跑,还冲着捧着脸呆在原地的蓝河喊,“楞什么,来找书啊。“


蓝河翻了个白眼,连声讨叶修占自己便宜的力气都没了。


 


蓝河将书保存得很好,书是老式的线状本,除了边角有些磨损,都还保存了它面世时的风貌。


叶修嘴里念叨着数字翻动绘本,一看不是漫无目的,而是按图索骥一般非常有针对性。


蓝河问:“你已经知道那张收银条上的信息是什么了?“


叶修:“一开始我不知道,但在看到这书的第一页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说说这书讲的是个什么故事?“


蓝河这个还是记得很清楚,“这套书是说这个叫琪琪的小男孩和他的狗在各个国家遇到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这第二集我记得是他们到了一个不能说话,只能用手势交流的国家……等等,你是说,死者记得书里每一页内容,然后把她看到的手势用信息留下来了?!“


叶修点点头,“死者记性很好,而且短信里提到这是她买给妹妹的书,会用那样的语气来问,想必是她给妹妹买的第一本书。她们家又那么穷,所以这本书的意义肯定很大,记忆就更加深刻。超市收银条上被划掉的内容与没划掉的内容的区别在于,被划掉的多包含了超市信息,并且被划掉的购买内容都是有购物数量大于1的东西,说明她希望让别人看到的信息只是物品的单价,多余的会扰乱思路。不得不再次称赞下死者,记忆力真的很好。“


蓝河心想,你这根本连收银条都落在饭桌上,看都不用看就能清楚记得上面所有文字内容的记忆力,也是顶好的了。


叶修翻书不停接着说,“物品的单价中,整数代表页数,小数点后的,则指代该页中按照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顺序出现的第几只手的手势,如果后面没有小数那就是第一个。顺便一提,这个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顺序是因为死者工作的会所的点数顺序是这样。按照这个规则翻译下来,最后所得到的密文就是——“


叶修的手停在最后一条死亡信息所指向的第12页,眉头紧锁着晃了下脑袋。


“上1,上1,上9,下4,左3,左1,右1。”


 


蓝河记忆力可没叶修那么好,把他说出来的内容在本子上记下,蓝河咬着笔头边想边说,“这是什么意思啊,下棋么?倒有点像我们学校以前学针灸的学生为了图方便记穴位标的代号。”


“穴位,位,方位,位置。”


叶修反复地念叨,拍着脑袋一下子脸色沉下去,“糟了,文州有危险!”


 


喻文州现在坐在一辆深枣色的宾利上,车是他死对头的,喻文州坐得反倒放心。就算他死对头再怎么希望他死,也不会在车上做手脚。毕竟出了事,这干系推都推不掉,蓝雨会倾组织之力为他复仇,这代价,绝不是哪个组织能承受的。


“所以啊,蓝河你也轻松点嘛。”喻文州对着坐在自己右边的右边的蓝河说。


坐在他右边的叶修伸手挡下喻文州:“不要打我的人的主意。”


喻文州抿着嘴笑,“认真的?”


叶修还是那副没正经的皮相,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不容质疑,“你对你家少天认真的么?”


喻文州笑意更浓,“那我就更得好好跟蓝河聊聊了。蓝河啊,叶修这人,你抓住机会一拨带走,该下手的时候绝不能含糊,搞定了他,这样世上可就少一祸害了。”


叶修警告他:“嘿,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坐在叶修身后的蓝河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车里欢声笑语,前面开车的司机正襟危坐,拐过下一个红绿灯,行驶到一片建筑工地旁的时候稍微放缓了车速。


蓝河能看见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


“我说司机师傅,你就放心大胆地往机场开吧,这事故,恐怕是出不了了。”


司机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却不敢回头,因为从后视镜上他能看到,喻文州手中的枪,正对准自己的脑袋。


喻文州冲叶修笑了,“司机师傅很迷惑,那我就好心给你解释下吧。”


叶修脑袋枕在真皮靠垫上,往蓝河身边挤了挤,表示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他管了。


喻文州轻声说,“上1,上1,上9,下4,左3,左1,右1。”


话一出口,就见司机一张脸变得惨白。


 


“上下左右,指代的是经度和纬度,东经31.1°,北纬119.4°,是你们打算下埋伏杀掉我的地点。也就是前面下一个路口。这一片都是建筑工地,想要制造点高空坠物,在一个能掌握好车速的司机的配合下,很轻松不是么?”喻文州用枪抵上司机的脑袋,笑着说,“你放在车里的监听器早就被我拆了。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有跟我一起死的觉悟了么?这个时候,就别害怕了。”


 


于此同时,在施工现场一座已经盖好还没开始铺外墙的大楼上,正端着一把狙击枪等待猎物进入视野的杀手,发现从来都是将准星放在别人身上的自己,现在正被一把枪抵上了后脑勺。


他没回头,想要在死之前弄清楚他是怎么栽的。


“你怎么到我身后的?”


身后的人说,“这建筑工地每隔一阵就敲敲打打我就趁着有敲击声的时候一点点地靠近你。”


杀手叹了口气,“不愧是善于把握机会的黄少天,居然连你都亲自出马了么。”


黄少天笑了,“我也想在广州待着清闲啊可是你们这些人总是不让我省心居然还想对文州下手。”


黄少天一瞬敛了笑容,扣动扳机。


“那你只能死了。”


 


到了机场,车停在喻文州的私人飞机面前。叶修和蓝河先下了车。


蓝河:“他不会把司机杀了吧?”


叶修:“喻文州哪能干这么没品的事情,在这里动手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要是他的话,有的是办法让那司机再也说不出话来。再说了,这司机既没完成任务,又平安地回去了,他老大不整死他也难说。”


蓝河摇摇头,“所以说我不喜欢黑帮。”


“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叶修伸手搂了搂他,蓝河也没推却。


 


“我说叶修你这讨人嫌的家伙不喜欢谁啊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啊?”


喻文州走过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个穿着笔挺黑西服,只有衬衫衣领透着白的英俊男人,和穿灰色衬衣白西装的喻文州般配得相得益彰。


只不过,蓝河敏感地闻到他身上有股子淡淡的硝烟味。


“少天,这次叶前辈帮了不少忙。”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走到叶修和蓝河面前。


 


天刚刚透出光的时候,叶修和蓝河赶到了喻文州所在的酒店,把有人要对他下手的事情说了个来龙去脉,这才有了方才那一出。




叶修不以为然地继续抽他的烟,“我说你也够精的,跟你家少天联手演了通好戏。让人都以为你是只身来的,没想到你家少天一直躲在暗处。”


喻文州笑得云淡风轻,“哪的话,要不是叶前辈帮忙,我也没十足的把握能躲过这一劫。”


叶修摆摆手,“得了得了,快跟你家少天回广州去吧,别来H市祸害了。”


黄少天不服气:“谁来祸害了有本事你来祸害广州啊。”


叶修:“你当哥傻啊,去你的地盘那不是任你宰割了。”


喻文州:“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谢谢叶前辈,有机会来广州蓝雨一定尽地主之谊。”


哟,说的还不是“我们”,而是“蓝雨”,叶修知道过去肯定少不了事儿,随口打着哈哈,“好啊好啊,看什么时候哥心情好了就带着蓝河一起过去。”


蓝河扭头看他,“谁说跟你一起去?”


喻文州难得笑出声来,拉上身边黄少天的手,跟叶修蓝河道了别,就走进机舱了。


 


印着蓝色六星芒与剑的图案的飞机在两人眼前滑进跑道,飞向了数千米上的高空。今天天气很好,天空是澈蓝的,蓝河仰头看了好久,蓝雨老大的私人飞机才从视线里消失掉。


叶修:“真是骚包的组织,把组织徽记印在飞机上的做法我也没见过几个,以为自己是航空公司啊。”


蓝河失笑:“你们关系其实蛮好的嘛。”


叶修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我不想跟他们关系好,我跟你关系好就行。”


 


蓝河笑容定格,方才喻文州和黄少天那种相处的气场,一看就是相知相携多年的伴侣。而叶修对自己,也保持的是那种期待么?


蓝河是个成年人,在那个等着叶修没着没落的晚上,他就明白自己对叶修抱持的是什么心情了。


蓝河说:“你这算是在追我么?”


叶修嘴里的烟一抖,“您老合着现在才发现我在追你啊?”


蓝河笑:“那就再追会儿吧。”



评论
热度(109)
  1. starry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转载了此文字

© starry | Powered by LOFTER